尼采为什么要抱着马哭?

“几周前,我甚至连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这个无知的人,竟然不看点“日报”!在书店的偶然把翻,恰巧让《地下室手记》的法文译本映入眼帘(同样如此偶然的是,我二十一岁遇到叔本华,三十五岁遇到司汤达!)亲和性本能(或者我该如何称之?)呼之欲出,我极度狂喜:我必须回顾一下我知道司汤达《红与黑》的时候,以便我想起同样的喜悦。(是两篇小说,第一篇在根本上是一章音乐;第二篇是心理学的天才绝作,一种对“认识你自己”的自嘲)。”

在发疯的前两年,尼采于偶然中知道刚去世几年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读了《地下室手记》后,他便如痴如醉地迷上了后者,于他,陀思妥耶夫斯基如同叔本华、如同司汤达,是让他惊叹的人。一个孤独的行者,在偶然中遇到知音,该是何等喜悦!何等快活!虽难以言表,却禁不住又要言表。于是,尼采继续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并在自己的书中多加赞誉。也正是靠着尼采的多番美誉,陀思妥耶夫斯基迅速在德国得到关注,获得认可。

说起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得不想起他的代表作《罪与罚》。里面诸多深刻入微的心理描写,无疑正中尼采的下怀。因为尼采总喜欢自称心理学家,而且还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心理学家。在《罪与罚》中,主人公拉斯科利尼科夫做过一个可怕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童年,大概六七岁时,和父亲一道于一个节日的傍晚在小城里散步。这时,他们看到一辆满载货物的大车却被一匹小母马拉着:

“可现在,真是怪事,这么大的一辆大车上套着的却是一匹庄稼人养的、又瘦又小、黄毛黑鬃的驽马,他常常看到,像这样的马有时拚命用力拉着满载木柴或干草的高大的大车,尤其是当大车陷进泥泞或车辙里的时候,庄稼人总是用鞭子狠狠地抽它,打得那么痛,有时鞭子劈头盖脸地打下来,甚至打到它的眼睛上,他那么同情、那么怜悯地看着这可怕的景象,几乎要哭出来,这时妈妈总是拉着他离开小窗子。”

而醉醺醺的车夫却让酒馆出来的同伴都坐上车,他要送他们回去。可如此瘦小的马,如何拉得动这么多人?车夫不但不怜悯它,反倒不停使劲地抽它。他以为,在重鞭之下,马就能飞快地奔跑起来了。在几个人上车之后,他还不停地叫人上车,一鞭又一鞭地抽打着马。后来又有人上去,也有人拿起鞭子,加入抽打的行列。他们鞭打马,目的早已不是让它奔跑起来,而是为了取乐,为了发泄,他们大喊,他们高呼,他们唱歌,他们吹口哨,他们嘿嘿笑。年幼的拉斯科利尼科夫此刻却受不了这般的虐待动物,他离开了父亲的怀抱

在那匹马旁边奔跑,他跑到前面去,看到人们怎样抽打它的眼睛,照准它的眼睛猛抽!他哭了。他的心剧烈地跳动,泪如泉涌。打马的人中有一个用鞭子碰到了他的脸,他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他难过极了,大声叫喊着,向那个摇着头谴责这一切的、须发苍白的老头儿跑去。一个女人拉住他的手,想要领他走开,但是他挣脱出来,又跑到马跟前去。那马已经作了最后的努力,不过又尥起蹶子来了。”

马夫依旧在虐待小马,不过此时已经将鞭子换成铁棒,一棒又一棒重重打在马身上:

““打死它!”米科尔卡大声喊,他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从大车上跳了下来。几个也是满脸通红、喝得醉醺醺的小伙子随手抓起鞭子、棍棒、辕木,朝那匹奄奄一息的母马跑去。米科尔卡站到一边,抡起铁棒狠狠地打它的背脊。马伸着脑袋,痛苦地长长吁了一口气,慢慢断了气。”

他高声叫喊着,从人丛中挤进去,冲到那匹黄毛黑鬃马前,抱住鲜血淋漓、已经死了的马脸,吻它,吻它的眼睛,吻它的嘴唇……随后他突然跳起来,发疯似地攥着两只小拳头朝米科尔卡扑了过去。就在这一瞬间,已经追了他好久的父亲一把抓住他,终于把他拉出了人群。”

这个场景,或许已深深植入尼采的脑海。后来,一八八年五月十三日在图灵,尼采给友人写信说:

“昨天,我想象一幅道德上泪眼婆娑(moralité larmoyante)的画面,和狄德罗交谈。冬日的场景。一个老车夫,带有极其残暴的犬儒主义表情,比四周弥漫的冬天还冷酷,对着他的马撒尿。那匹马,可怜的、受虐的造物,四下张望着,充满感激,非 常 感激。”

将近八个月后,尼采的虚构成了现实。一八八九年一月三日,在图灵居所前的广场上,他目睹一个车夫在虐马。于是他走将前去,抱着马的脖子哭泣。此时,或许他回想起拉斯科利尼科夫的那个梦,或许也想起他曾虚构的那副画面,或许这便是他的“永恒轮回”罢。然而,不论如何,在他,的确实现了道德上的泪眼婆娑。一个鼓吹个人主义、利己主义的人,一个强烈批判道德、批判庸人、蔑视同情的人,却终究免不了因对一匹马的同情而哭泣。这样的同情,也成了促使他发疯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个呼求超人的人,那个大喊高贵和真诚的人,那个赞扬权力意志和生命本能的人,在抱着马痛哭之后昏厥了。从此,他便告别了这个冷眼待他的世界。一个内心脆弱的人,才会不时要求自己应像犬儒那样,以大笑来抵抗自己的多愁善感,来抵抗自己的抑郁忧伤。一个心灵沉重的人,才会希望自己带着脚镣起舞、翩翩飞翔,而且要脱下衣服,赤裸地面对世界,大叫、欢呼和狂吠。冬日的严寒、世界的冷漠,终究战胜了他脸上的大笑。随着内心深处的同情被激起,他哭了。眼泪过后,在绝望中他毅然决然地告别了世界。那个大白天打着灯笼在集市上高呼“上帝死了”的狂人,无人理解且受人嘲笑,最后愤而扯碎灯笼离去。这是人性的,太人性的?不,快乐的科学还未到来。那是极度的孤独,那是无尽的冰川,暗夜弥漫,曙光何在?而生命的漫游者,一生唯有同其影子交谈。当日薄西山,就连那影子也要离其而去,这又何等凄凉!何等悲惨!哲学家诗人荷尔德林后来疯了,诗人哲学家尼采最终也疯了,也许这就是宿命吧。在生命挣扎了十一个年头后,这位自由精神,虽随着旧世纪的终结而逝去,却开启了另一个崭新的百年。那一天,是一九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在魏玛。

1889年,图林的灾难降临了。长期不被人理解的尼采据说由于无法忍受长时间的孤独,在都灵大街上抱住一匹正在受马夫虐待的马的脖子,最终失去了理智。

您听说过骥吗?那是一匹奔驰如飞,日行千里的好马。可就是这样一匹好马,它却已经很老了,不中用了,没人再会让它成为自己的坐骑,于是它只能去拉车。

有一次,它拖着沉重的盐车,想要爬上一段极陡峭的山路,它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蹄子都要裂开了,膝盖都要折断,从前飘逸的长尾巴如今像铅块一样坠在身后,浑身的皮肤满是创痕,胸前脖颈汗出如浆,溢出的汗水直流到地上。可即使这样努力,盐车却还是停在山路中间一动不动,马仍保持着向前的姿势,但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倒下。

这时,最负盛名的相马专家伯乐驾着马车经过,看到这匹无助的老马,匆忙从车中下来,上前用双臂拥住老马的脖子,痛哭流涕,并且解下自己所穿的粗布衣服覆盖在马身上。这匹老马于是仰首悲鸣,声音一直传到天上,如出金石。

这故事不是我编的,是出自在两千年前的《战国策》里,故事原意是为了表达郁郁不得志之人对于愿意倾心与自己相交的君主的感激之情。但是原文写得极动情,想要表达知遇之恩,那说伯乐很悲悯这匹老马也就够了,可原文却是这样描写:“伯乐遭之,下車攀而哭之,解紵衣以羃之。”一连用了三个之字,显得特别急切而又有紧迫感,写到伯乐的行为尤其显得夸张,不过是一匹马,至于吗?

《战国策》这本书,里面的内容大都出自战国游士之手,所谓游士,即怀揣着自己的抱负和才智奔走于各国之间,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的一群人,如张仪苏秦之流就是他们中最杰出的代表。但是,在当时那样一个时代,不被人割掉脑袋当战功就是好的了,真正能成就自己理想的必然只是凤毛麟角,剩下的大多数人,只能是像故事里的老马一样,自认为是千里良驹,但结局却是拖着沉重的盐车日复一日,直到有一天轰然倒地再也爬不起来。

对于这些人来说,即使当他们遇到了自己心目中的伯乐,那这伯乐如果仅仅是对自己赞扬一番,同情一番等等,这样一种安慰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更激烈的表达方式来宣泄内心的痛苦,就像有些人在被病痛折磨到极限时喜欢嚎叫或者骂娘一样,毫无意义,但是忍不住。于是故事里的伯乐在面对那匹老马时才会失态成那副样子。

但抱着马哭的尼采不是伯乐,写这个故事的人让伯乐哭,但显然那个伯乐指的也不是作者自己,作者是那匹被伯乐抱着哭的老马。尼采大概也想被人抱着哭,可是没有,当年的游士们同样想被人抱着哭,可是也没有,游士们最终选择写出一个伯乐抱着自己哭,而尼采不知道遥远的东方有个伯乐,于是就只好自己抱着老马哭了。

因为尼采觉得那匹马的处境就好像是他现在的处境一样悲惨而又不被理解,他同情这匹马,同情自己,鞭打在马身上的疼痛让尼采感同身受,所以尼采觉得那匹马就是自己。当人在抑郁的极端情形下,会很容易陷入一种内心的映射之中,“漫游的人你是谁?我看见你踽踽独行,没有嘲笑,没有爱,目光深不可测。”尼采的著作里有很多那种悲壮而疯狂的意象,反应的或许是他内心一种痛苦的追求。

动物没有意志,不能感受痛苦,因此只是机器——最早提出这一看法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哲学家、以“我思故我在”影响人类思想史的笛卡尔。

动物保护主义者、动物伦理思想者,可以尽情地鄙视他。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有一段优美的文字:

特丽莎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看见她坐在树枝上,抚摸着卡列宁的头,反复思索着人类的溃裂。我脑海中又出现了另一幅图景:尼采离开他在都灵的旅馆,看见一个车夫正在鞭打一匹马。尼采跑上前去,当着车夫的面,一把抱住了马头放声大哭起来。

这件事发生在1889年,当时尼采也正在使自己离开人的世界。换句话说,他的精神病就是在那时爆发了。但正基于这个原因,我觉得他这一动作的广阔内涵是:尼采正努力替笛卡尔向这匹马道歉。他的精神失常(这是他最终与人类的快别)就是在他抱着马头放声痛哭的一瞬间开始的。

这就是我所热爱的尼采,正如我所热爱的特丽莎——一条垂危病狗把头正搁在她的膝盖上。我看见他们肩并着肩,一齐离开了大道向下走去。那条大道上正前进着人类,“自然的主人和所有者”。

昆德拉的指向并非残害生灵的具体行为,而是“大道上前进着的人类”所持有的自负。而他对尼采的热爱,也促使读者重新审视这位古怪哲学家的行为及其作品。尼采在他的通信里,表达过抱住马脖子的欲望,因而“都灵之马”一事,总有人在讨论其真假。尼采留下过一幅照片,他站在一辆马车的马轭里,他的情人莎乐美站在马车上,手里擎着鞭子,正前方,他的朋友保尔·李面对观者,表情平静,好像对身后的事情一无所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都灵

亏得那时没有“行为艺术”一说,否则,尼采的恋马情结恐难以得到认真对待。但是,“都灵之马”事件曾被视为他神经失常的一个证明,毕竟他后来发疯了。尼采的作品里都有一种迷醉的、疯癫的味道,他会发出启示录式的危言,在提出毁灭的危险的同时预期毁灭的降临。他在《快乐的科学》里写道:“我害怕,动物会把人类看作和它们同类的生物,只是有一种危险的倾向,会失去健康的动物理性——变成疯狂的动物,变成狂笑的、哭泣的、不快乐的动物。”

尼采是矛盾的,他渴望温暖,却又有一种对悲剧的病态追求,以至于沉入自己的幻想。

我个人认为可以参考尼采提出的“骆驼、狮子、孩子”三段论。所以尼采当时应该是动了慈悲之心,为这任劳任怨却又任人宰割的、作为绝大多数人类缩影的大牲口的命运落泪。

"我不是跪你,我是为全人类的苦难下跪…"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中的这一段,当悲情的杀人犯主角跪在苦命妓女索尼娅面前时如此说道。

尼采看到马被打,体会到他最初也跟马一样,背负了这个社会赋予的沉重的观念、和各种枷锁。尼采主张的人生不要迷茫不要懒惰,要超越自己,这对于马来说是没法实现的,马这辈子不能象人一样能主宰自己的生活,变成狮子,变成超越自己的更好的人,马的命运像极了那些无法改变自己宿命的人群,所以尼采替马感到非常悲伤并为这个社会感到绝望,悲从中来,就哭了。

某答案强行把抱着马哭当做尼采发疯的主因,也忒小看尼采了点。我认为那只是比较单纯的同情。尼采的强者与弱者的理论绝对套不到一匹马上。马与人天壤之别。

“他那样的冷艳高贵,那样鄙视庸人,却是个心肠最软弱最需要人间温暖的人。谢谢答主,又涨知识了。”这种回复我真是受够了,侮辱尼采,大放厥词。

在你眼里的所谓需要人间温暖,无非是客观上尼采患有疾病与性格而导致的孤独,而在尼采的眼里凡人卿卿我我的人间温暖不过是他这样的巨人所蔑视的对象罢了。一个他这样的选手需要的伴侣只可能是接近于他水平且能相当程度理解他的生物,都灵而他的身边并没有这样的,选择孤独是相当优的一个解,他本人可以因此感觉到苦痛,但别人却绝不可以随随便便去表示可怜。

我平生最厌不过凡人以凡人心思揣摩超人思维,以自己的低LEVEL去解释比自己高出N个层级的LEVEL,都灵还自我感觉满足。

苏格拉底之死和尼采发疯,哲学史上的两个悲剧,一个是古典主义式样的,一个是浪漫诗意的。上帝死了,尼采疯了,难道还有谁比尼采更痛心上帝死了吗。

尼采真的疯了吗?大多数人应该不知道尼采还有一本书叫做《我的妹妹与我》,写于精神病院。 尼采明白人类的普通存在状态就是一种疯狂。

打通空中新通道 东航首班直飞西安到布达佩斯航线开通

此次新开的上海浦东-西安-布达佩斯国际往返航线,由东航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航空执飞,采用波音宽体客机787-9机型,每周一、四午间11:00从浦东国际机场起飞,13:35落地西安,15:40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当地时间19:30抵达布达佩斯李斯特-费伦茨国际机场;返程航班当地时间21:35从布达佩斯起飞,次日13:35落地西安,15:55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18:10抵达上海浦东。

该航班的最大亮点是由波音787-9机型,属于比较“高大上”的宽体新机型,经济舱226座,超级经济舱28座,公务舱25座,豪华公务舱4座,满足长航线旅客的多方需求。

布达佩斯是匈牙利主要的政治、商业、运输中心和最大的城市,素有“东欧巴黎”和“多瑙河明珠”之称,能够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提供金融、人才、交通等各方面的支持。西安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一带一路”的桥头堡,是“天然的历史博物馆”。西安—布达佩斯国际往返航线的开通,进一步加密了西安飞往欧洲的航线,航班每周一、周四飞两班,和捷克布拉格航线组合成双点进出东西欧的精品航线,通过空中桥梁,将古老的丝绸之路起点与东欧著名古城打通互联,将极大地推动两地的人员往来和经济交流,促进两地文明互鉴、文化互通。

东航作为三大国有骨干航空集团之一,是服务交通强国战略和民航强国战略的主力军,通达全球175个国家1150个目的地的航线网络,年旅客运输量超过1.2亿人,位列全球前十。

近年来,东航依托在西安咸阳机场完善的枢纽网络,全力打造高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都灵便利的中转服务,有34个国内航点的46个东航航班,可在当天直接衔接布达佩斯航班中转出境;布达佩斯航班到达西安后,当天也可以衔接东航66个航班中转到国内37个目的地。布达佩斯开通初期,东航推出了非常优惠的机票价格和旅游产品,服务两地民众。

目前,东航每天围绕西安市场运营的飞机有近80架,进出港航班约320余班,每天提供座位5万余个。都灵东航在西安始发通航点85个,打造以快线、准快线为主,支线为辅的航班波,以强大的高高原运行优势拓展进藏北通道,大力开拓直通疆内航线,不断完善围绕丝绸之路的西部航线网络。随着陕西进一步推进“三个经济”建设,东航将坚决扛起发展经济、服务民生的社会责任,全力支持西安国际枢纽建设,为陕西省的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都灵到米兰怎么走

从都灵到米兰的交通方案中,79%的用户选择乘坐火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布雷西亚平均用时1小时24分钟,平均花费90.85元;7%的用户选择自驾租车,布雷西亚平均用时,平均花费0.00元;3%的用户选择乘坐飞机,平均用时,平均花费67.47元;0%的用户选择乘坐巴士,平均用时2小时13分钟,平均花费144.41元;

米兰出发——多洛米蒂——米兰结束,不玩米兰市区,6天时间,怎么安排多洛米蒂山区线路?

目前在意大利Vinceza,定了3/3从米兰飞瑞典,3/10从瑞典飞奥地利的机票,现在怎么办?

2020布雷西亚VS卡利亚里

2020布雷西亚VS卡利亚里迪拜土豪吃饭,烤骆驼不算啥,切菠萝也忍了,吃车厘子是认真的? 正文

会开车并不稀奇,但真懂车就很罕见了,如今汽车已经成了生活中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之一,也正因为汽车的普及,许多汽车周边产业也都逐渐兴起了,不过如今的车主要是自己只会开车而不懂车的话,在养车过程中确实很容易花冤枉钱,所以下面,小编就来和大家好好聊聊常见的几个车子保养问题,可别再被修车店的修理工和4S店的销售“骗”了!

2020布雷西亚VS卡利亚里一般来说你买车的时候,4S店销售都会告诉你5000公里就得换一次机油,但实际上,5000公里就换机油是一种纯属浪费的行为,国外车辆基本都是10000公里才更换一次机油,而按照目前国内的车况路况来看,5000-8000公里内对机油进行更换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一般来说,刹车油应该在每两年或者每4万公里就需要更换一次,作为液压刹车系统中的润滑油液,这一点是非常需要注意的,因为刹车油也有保质期,尤其是在高温环境下,使用寿命更会大大减少!

相信大家去修车店做保养的时候就会发现这样一个情况,那就是每次去保养,修车工都会建议你把空气滤芯换掉,因为空气滤芯可以过滤行车时进入到发动机气缸内的空气,避免外界杂质进入气缸内对发动机造成损害,但实际上空气滤芯的使用寿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低,1.5万公里换一次是完全没问题的。

估计许多车主都没怎么关注过防冻液这一玩意儿,实际上防冻液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别以为防冻液中又“防冻”两个字就代表它只在冬天起作用,实际上防冻液不管是在夏天还是在冬天都是很重要的,夏天它能起到冷却液防止发动机温度过高的作用,冬天则能起到发动机防冻的作用,不过防冻液的使用寿命还是比较长的,一般每两年或者6万公里更换一次即可。

火花塞作为汽车点火系统中最重要的一个装置之一,它的好坏直接关乎着整台汽车的工作性能以及工作效率,一般来说火花塞每4万公里就需要更换一次,不过如果你感觉车子出现点火困难、冷启动困难、行车顿挫感明显、怠速出现明显抖动等情况时,就意味着你需要去换个火花塞了。

节气门的定期清洁也是很有必要的,因为车子在行驶过程中会不断的产生积碳,而节气门就是相对来说很容易出现积碳的一个部件,随着积碳越来越严重,节气门的进气量会大大降低,导致车子动力出现明显下降,所以建议大家每3万公里就去清洗一下节气门。

2020布雷西亚VS卡利亚里看完之后,大家是不是恍然大悟了呢?是不是每次自己去修车店时,修车工都会建议你换这换那的?实际上搞清楚上面这几条建议后,下次咱就可以自己对应车子的里程数来决定是否更换哪些部件了,不过最后还有些车主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燃油宝到底是干嘛的,它到底有没有用,实际上我拉回答你,正品的燃油宝确实有用。

燃油宝也就是燃油添加剂,属于直接加入油箱和燃油混合使用的一种东西,布雷西亚它的主要作用就是能让燃油在发动机中燃烧得更加充分,从而提升动力减少积碳的产生,而且燃油宝中还含有能加速分解积碳的物质,所以总的来说,养成使用燃油宝的习惯,对车子确实是有一定好处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布雷西亚

《都灵之马》在尼采的心理发生了什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都灵

“1889年1月3日,都灵。弗里德里克·尼采在维亚·卡罗·艾尔波特酒店的六号门前驻足。他的目光被酒店外的一个马车吸引。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小马车。马车的车夫遭遇到了一匹倔强的马。不管车夫怎么喊叫,马匹根本没有要移动的意思。最终,车夫失去了耐心,拿起了鞭子,朝马匹打去。尼采见到此番情景,挤进人群,冲到马匹跟前,阻止住马夫,抱住马的脖子,痛哭起来。酒店的主人赶来,拉走了尼采。回到酒店的尼采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一动不动地躺了两天。随后,他小声地说了几句话。接下来,就是尼采精神错乱、神经颠颠的十年,由他的妹妹和母亲照顾的日子。谁也不知道,在都灵,在那匹马的身上,在尼采的心理,发生了什么。”

电影唯一与尼采的联系就是开篇那段话,由此本来一匹普通的马成为了那匹导致尼采彻底疯癫的传奇之马。本来一个具有普世寓言功能的文本,却偏偏要与尼采联系起来而具有某种传奇性。那么文本必然与尼采的哲学理念具有某种隐秘的联系。这种联系最为清晰的表露在那个外来人,那个胖叔叔讲了电影中最大的一段话,估计比其他所有人在整部电影中说的话都多。这段有明显“查拉图斯特拉”倾向的独白(“上帝已死”的含义跃然纸上),却被马夫(片中的独臂老人,也是一位父亲)以一句“瞎胡扯”为终结,从某种程度而言,贝拉塔尔借助主人公传达了一种“反尼采”的倾向。

但这种“反尼采”并非指向尼采“反基督”的哲学观点,而是通过父女两人在六天的生活来反对尼采晚期引以为傲的“超人哲学”—期望成为超越理性,超越自我,而重新实现自我评估和自我升华的“超人”,这种充满精英意识的哲学理念在面对严酷的生活的时刻,显得那么浮夸和形而上学。或许在卡罗·阿尔伯托广场的尼采看到了这匹马的未来,看到了都灵之马和马夫女儿面对死亡却维护一种生命的尊严,从而彻底否定了尼采的“主人-奴隶道德观”。

上帝用六天来创造世界,第一天上帝创造了光,电影中第五天光消失了,第二天创造了水,电影第四天水消失了。这种“反创世纪”的过程,预示了第六天的父女已经陷入到一种混沌的“死”的境界,正如第五天最后,导演的旁白已经叙述了“死亡已经沉落”。在这种“死”的境界中,父亲仍然啃着生的马铃薯,还要求女儿吃,就如同女儿要求那匹老马进食一样,这是在死中仍然坚持生命的体现,这就是贝拉塔尔最为朴素却最为残酷的世界观。

与《撒旦的探戈》不同,《都灵之马》的故事更被导演淡化到无的地步,剧中的人物也相当的简单,只有父女两人,最多再加上那匹尼采抱过的老马,此外就是偶然出现的吉普赛人及借酒的邻人。此对父女的家,孤零零地位于一片荒野之中,除了一棵孤独的枯树,就是光秃秃的地,风无情地没有止境地刮着,一切皆在萧瑟之中。这片荒芜之地,给观众一个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这是被上帝遗弃了的土地。

影片一开始,贝拉·塔尔就以他惯有的手法,用画外音讲述了此片的缘起,尼采那段已让人烂熟于心的故事。不过,塔尔没有去讲述尼采,而是追踪起那匹马的结局。其实马的结局也就是尼采的结局,贝拉·塔尔曾说,“尼采之于本片,等同于这匹马,和我们自身”。尼采疯癫了十年后在绝望中死去,马则在被尼采相拥之后不吃不喝了六天,最后的结局应该也是死亡,就如同影片中那对父女一样。马车夫赶着马从都灵返回他的家时,塔尔用了一个长镜头,展示着马车夫疲乏而痛苦的脸,再配以曾经出现在他许多电影中的那种让人沉重的音乐,让我们感觉到了一种对于生存的艰难。都灵这张看似平静的脸,已是饱经人间的风霜,他对马的愤怒早已消失,恐怕想的是早点回家,明日再去城里多拉一趟货多载一个人。此时的马车夫,对于人生尚存希望。

在他们困守的六天里,食物在减少,马也越来越衰颓。最后是井水也枯竭了,煤油灯再也无法点着,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厚,弥漫在这间土屋里。即使是狂风停歇,也阻止不了毁灭的到来。一直辛勤劳作的女儿,也如那匹老以一样,面对着水煮的土豆,呆呆地不再进食。这是第六天,实际则是毁灭开始的第七天,就一个短短的镜头,即堕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死亡当然会如期而至,了无生趣的生活也该结束了。这是尼采悲悯的后果,在他对老马的悲悯之中,马失去了生存的意义,他本人亦因痛苦而疯癫,同时也威胁着马车夫父女俩的生存,整个的世界也在悲悯中走向毁灭。上帝无中生有创造了世界,而尼采却先让上帝死去,然后在上帝创世的第七天开始了他的解构,他用毁灭来连接创造,生死往复,构成了尼采式的永劫轮回。人生充满着痛苦,人生就是劫难,如同西西弗斯一样,永远看不到希望,只有绝望与死亡。

当然,《都灵之马》体现的并非尼采的思想,而是贝拉·塔尔对于世界对于人生的看法,尽管他用的是尼采的故事,而且大部分的思考来自于尼采。前面引述贝拉·塔尔的话,证实了他电影中所写的苦难,其实也是尼采的苦难,也正是我们自身的苦难。他在影片中要说明的,正是我们人类生命中所不能承受之重,而这也是我们必须体验的,即使痛苦,即使绝望,也得经受。只有死亡,才能终止这一切。

博肖 亞歷山德里亞 皮埃蒙特 意大利 – 世界城市城镇和村庄

可用的信息 : 邮政地址, 电话, 传真, 市长,地理坐标, 居民数目, 海拔, 面积,天气和酒店.

B&B Cascina Santa Gavi酒店距离Gavi有5分钟车程,提供1个花园、带露台且享有山脉景致的乡村风格住宿以及免费酒店内私人停车场。 Cascina Santa Gavi B&B酒店的客房都配有电视、风扇和瓷砖地板。公共浴室设有吹风机。 酒店提供每日欧陆式早餐,包括甜味和咸味食品。 酒店距离A7高速公路有20分钟车程,距离热那亚有50公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都灵..

B&B Casa Meli酒店位于Gavi外的山丘上,距离Parodi Ligure有5分钟车程,提供配有免费无线网络连接的风格典雅的客房,距离Novi Ligure和Serravalle Outlet购物中心约有20分钟的车程。都灵 这间酒店设有古典家具和古董。客房设有私人浴室和镶木地板。 客人可以在用餐室享用自制早餐,并可在配有舒适扶手椅的公共起居区放松休息。 花园也是放松的理想去处,可以在樱花树下品尝Gavi di Gavi葡萄酒。 Casa Meli…..

家庭经营的Agriturismo Della Guardia酒店位于Gavi地区宁静的乡间地带,是一座经过了彻底整修的农舍,提供客房、公寓、花园、露台以及优良的餐厅。 双人间可以观赏周边群山的全景,自助式公寓设有带顶棚的阳台或露台。所有公寓均可观赏山地景观。酒店覆盖有免费无线网络连接。 Della Guardia酒店的工作人员可以向客人提供任何有关该地区的信息。酒店距离Serravalle Scrivia地区以及Serravalle Outlet购物中心均仅有不足15分钟的车程。..

Il Campo dei Papaveri旅馆位于Mornese的中心,在一座古老的石头房子中提供典雅的住宿,距离Capanne di Marcarolo Natural Park自然公园有20分钟的车程。 旅馆的客房均提供免费无线网络连接,为客人提供一间私人或共用浴室。 甜味意大利早餐包括羊角面包和热饮,每天供应。 Il Campo dei Papaveri旅馆距离Ovada有15公里,距离Serravalle Designer Outlet直销店有20公里。..

酒店距离Serravalle Scrivia的大卖场有7公里,在中世纪小镇Gavi的重要广场占主要位置,这是一个因其极佳白葡萄酒而出名的游客胜地。 Hotel Al Castello酒店的14间客房明亮、安静、装饰有品位且配备了所有设施。酒店建于1973年,并于1994年完全翻修过。酒店因其温馨的氛围、典雅而有品位的空间以及多年来为客人所提供的隐私而著名。 酒店的中心位置及其所提供的服务使其成为来到Gavi和Val Lemme地区的休闲游客和商务旅客的理想入住地点。..

Santuário della Madonna della Guárdia

Centrale elettronucleare Enrico Fermi

a href=意大利–皮埃蒙特–亞歷山德里亞–博肖 title=博肖博肖/a

都灵到米兰自驾游攻略指南

当前位置:国际租车国外自驾游意大利都灵

现代starex 8座有人租过吗,坐满人,后备箱还能放3个28寸的行李箱吗?

各位旅友,邮件收到罚单信息,上面没有收款人名称,如何缴纳?有人操作过吗?

我在澳洲租车驾驶 的时候急转弯的时候撞到树了, 警察是我是carless driving 但并不会给我开罚单。 车行说我是违规驾驶。 不给我理赔,布雷西亚布雷西亚有什么办法吗?

**飞猪都显示有七月北京中转丹麦飞冰岛的北欧航空的机票,能买吗?最晚什么时候就能知道确实有这些航班啊?

请问大家,现在在英国租车租租车app上提示居留英国半年以上提车时需要带英国驾照和两份地址证明?我记得以前没有这个要求啊……请问有知道的朋友嘛

以上油价成本以大众高尔夫1.4L自动挡或同等车型全新车辆为例耗油费5L/100Km

向左转,进入Corso Giulio Cesare经过 2 个环行交叉口

从环岛的2出口上A4,前往Milano/Ivrea/Aosta/M.Bianco/G.S.Bernado/Tangenziale/Frejus部分收费路段

下出口,前往Milano Centro/Milano V. le Certosa

向左转,进入Piazzale Biancamano进入通行费区离开通行费区

继续前行,上Bastioni di Porta Volta进入通行费区离开通行费区

继续前行,上Bastioni di Porta Nuova进入通行费区

继续前行,上Piazzale Principessa Clotilde离开通行费区

稍微向右转,进入Viale Monte Santo进入通行费区离开通行费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布雷西亚

PES2017脸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布雷西亚

1. 本版块作为脸型专版,非脸型资源请移步到“PES2017资源”,布雷西亚其它帖子请去“实况讨论版”发布;

2. 发布资源前请检查下载地址是否有效,布雷西亚非原创帖或非重要资源请不要设置回复可见或带价出售;

4. 小文件请用论坛附件上传,大文件请用常见的国内网盘,下载地址不允许出现网盘以外的外链网址;

Powered by Discuz! X2.0 © Comsenz Inc.

尼采孤独的都灵之马

尼采,全名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一个自小便性格内向且体弱多病,据说两岁半才学会说第一句话的人。

尼采不仅父亲是牧师,他的祖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的外祖父也是一名牧师。他出生于这样一个信仰上帝的家族,但后来却把上帝给“杀”了。

他向世界大声宣告“上帝已死”,又说“根本就没有上帝,如果有,你怎么能忍受不是你自己?”

尼采的父亲是威廉四世的宫廷教师,曾执教过四位公主,深得国王的信任。尼采生于1844年10月15日,恰好于当时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生辰。于是父亲请求以国王的名字为儿子命名,并得以恩准。

完全可以说尼采自出生起就生活于荣耀与恩宠之中。然而他却一点也不象生活在爱与幸福之中的孩子,总是那么的郁郁寡欢,沉默寡言。虽说五岁时不幸失去父亲,但家族中的其他成员,母亲、祖母,姑姑,无不对其更是倍加疼爱。然而,他还是如此的忧郁。

但谁也不知道,他看似阴冷忧郁的外表下,其实是一座炙热的火山。这火山可能在沉默中死亡,但也可能在沉默中爆发。

而幸运的,这座火山后来爆发了,且威力极大,几乎震撼了整个世界,整个人类。

年仅25岁的尼采被聘为瑞士巴塞尔大学古典语言学教授。巴塞尔城里所有贵族家的大门都对他敞开,他成为巴塞尔学术界的精英和当地上流社会的新宠。

尼采在巴塞尔大学度过了人生最为美好的十年时光。他完全可以就此舒适高雅度过自己的人生,就象他周遭的众多学者名流一样。

但这却不是他想要的人生。在他看来,这样的生活虽然可称为快乐幸福,却也平庸。

在这段漫长的流浪岁月里,尼采历尽艰幸,偿尽了人世的苦难,更有孤独。因为思想观念的分歧,都灵曾经的良师益友无不纷纷离去,他找不到一个倾诉者与共鸣者。

然而,却正是在这段苦难的时光里,尼采写出了大量的哲学名著,如《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善恶的彼岸》、《道德的系谱》、《偶像的黄昏》、《反基督徒》、《看那这人》等等。

超人是人类真理与道德的准绳,是规范与价值的创造者;超人是处于混乱迷茫之中的人类最大的希望。

超人有着无比的坚强意志,他所遇到一切不利,憎恨、嫉妒、顽固、怀疑、严酷、贪婪和暴力等都不能使他更坚强。所以他说:那些要打倒我的,只能使我更强大。

无疑,尼采也想竭力让自己成为超人。最低要求也要超越平凡者身上的两大特征:一是平庸,二则是面对孤独的软弱。

这世间之人,有谁不害怕孤独?孤独有如沉默的暴君,一言不发,无影无形,却能以无穷的力量让人陷入崩溃疯狂。

于是芸芸众生这了躲避这孤独的暴君,必须合群而居,合群而行,而不敢说自己想说,做自己想做,更不敢独立特行,甚至不敢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灵魂。

1889年的一天,孤独的尼采独自在都灵大街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突然间看到一匹马正在受着马夫虐待。

而尼采在这痛哭之中,就这样失去了理智。从此便再也没有清醒过来,直到生命终止。

它也许是匹千里马,或是一匹无拘无束的野马,一心向往着茫茫原野与崇山峻岭,在那里飞奔,在风雨雷电中驰骋,嘶鸣,尽情绽放生命的力量与激情。

这都灵之马不懂人类语言却不得不与人类相伴,不能自我主宰命运,只能任由人类役使抽打,可想其孤独。

更重要的是,渴望成为超人,却又深感并不能自我主宰相。似乎他也这匹都灵之马,冥冥之中,有一个看不见的马夫也在抽打着他!

终身未娶的尼采死于孤独。虽然他自始至终都有家人的关爱,尤其是有一位深爱他的伟大母亲。

——无数世人以为从平庸中找寻快乐可以逃避孤独的痛苦,然而这些平庸的人,他们真的就从此不再孤独了么?

孤独有如沉默的暴君,一言不发,无影无形,却能以无穷的力量让人陷入崩溃疯狂。

上帝可以死,为什么孔子不可以死?根本就没有孔子,如果有,你怎么能忍受不是你自己?”

上帝可以死,为什么孔子不可以死?根本就没有孔子,如果有,你怎么能忍受不是你自己?”

借阅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种诗歌体的自我发泄。缺少理性的常识,也就是他出身名门,而且有诗歌的一些天赋,要是一般人这么写,别人会说是疯子。

借阅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种诗歌体的自我发泄。缺少理性的常识,也就是他出身名门,而且有诗歌的一些天赋,要是一般人这么写,别人会说是疯子。

诗本来就是非理性的。而且什么叫一些天赋?没读过悲剧的诞生也敢评论尼采的文笔?

借阅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种诗歌体的自我发泄。缺少理性的常识,也就是他出身名门,而且有诗歌的一些天赋,要是一般人这么写,别人会说是疯子。

诗本来就是非理性的。而且什么叫一些天赋?没读过悲剧的诞生也敢评论尼采的文笔?

呵呵,中国的唐诗宋词可以说文采比尼采强10倍。那种节奏感与美感可以说不是西方诗歌可心比拟的。

世上欺世盗名者多,不过被误导的可怜的盲从者更多。我估计世界上自称太阳的人加起可能都上万了吧。夏桀就称自己是太阳,但这又如何。

对尼采这个人,不能一概而论,肤浅的信仰者需要尊重他,疯狂的人文主义者无神论者应该远离他。

踩着上帝的肩膀升高了,却以为是自己升高的,不服气就把上帝杀了!他其实病得很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都灵

那不勒斯机场 Nápoli Capodichino International Airrt [NAP]

那不勒斯国际机场(Nap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是位于意大利坎帕尼亚大区首府那不勒斯市东北约7公里处的一座军民合用机场,由GE.S.A.C.运营管理,为那不勒斯市及其周边地区提供航空服务。

该机场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作为军事基地使用,于1950年开始运营商业航班,海拔高度为90米(294英尺),跑道长度为2628米(8622英尺),宽度为45米(148英尺)。机场拥有两座客运航站楼,即T1和T2航站楼,其中T1航站楼为机场的进出港航班服务,而T2航站楼则用于机场的包机航班。

那不勒斯国际机场主营地区和国际定期的客货运输业务,包括季节性的包机航班,主要由来自欧洲国家的航空公司提供航班服务,如法国航空、意大利航空、都灵英国航空、德国汉莎航空、瑞士航空、土耳其航空、德国之翼航空、伊比利亚航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onghualiji.cn/,都灵S7航空和法国Transavia航空等,航线多以欧洲国家为主,通航至雅典、都柏林、柏林、圣彼得堡、米兰、维也纳、伦敦、布鲁塞尔、都灵里昂、马德里、卢森堡和布拉格等欧洲主要国家和地区。